快捷搜索:

徐静蕾求变:拍网剧、签新人鲜花盛开的后影视

2018-06-19 23:42栏目:钱柜娱乐注册
TAG: 徐静

  《将爱》电视剧过去20年,徐静蕾再次“触电”,准确的说是“触网”——这次她不再是荧幕前的女主演,而是幕后大包大揽的网剧监制。

  没有走商业范儿,也没有做文艺腔,徐静蕾选了科幻青春题材《同学两亿岁》,连她自己都说:“这部剧主要是给小孩儿看的”。首次“触网”为何选了这个题材?

  《同学两亿岁》的男女主演都是徐静蕾鲜花盛开影业的签约艺人,公司还签了其他95、00后,她的签人规矩是“有戏上才给签”——这也意味着,鲜花盛开会长期处于运营状态,鲜花盛开的另一个网剧《一人之下》预计10月开机。

  这个高晓松口中“光好看不行,还得有范儿”的北京大飒蜜,大概是演艺圈最随性的老板,时常云游国外,行踪不定。拍完《亲密敌人》之后,因为想休息两年,徐静蕾让团队在半办公状态待了两年。

  《同学两亿岁》改编自丢疯子的同名小说,只要改编就逃不过原著粉审视的目光,就有人吐槽网剧把原著精髓,身为外星元帅的女主角等待两亿年只为带回每个牺牲战友的名字——这份信念感改成了简单轻松的校园爱情。

  来自原著粉的质疑,让本来随性坐在沙发上的徐静蕾挺直了腰杆儿,霸气回应:“我就是原著粉,也因为是原著粉才花钱拍这个,对改编还是有很大的自信。”

  她表示,女主角的信念感一直在,“看下去你就会知道”。徐静蕾以前也拍过畅销小说改编的《杜拉拉升职记》,当时就发现众口难调,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就算同一个人,她自己隔了10年再看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也感触大变,“小一点的时候是看见一对痴情女和负心汉,后来经历多了再看是‘我爱你,与你无关’”。

  徐监制的自信不光是因为身为原著粉,还有一股子的较真劲儿。很多人采访她之前觉得北京大飒蜜不应该是潇潇洒洒、云淡风轻的样子?后来才意识到,徐静蕾对于创作,是实打实的认真,“抠得贼细”,常态就是苦哈哈地熬夜做后期。

  从去年4月《同学两亿岁》开机,到11月中旬完成,制作这部24集的网剧用了大半年时间,因为后期剧组又补拍了100场戏。

  跟电影不同,网剧对创作者来说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去铺垫故事,塑造人物,与观众建立情感。相对的剧本改编也不容易,剧作化需要把握节奏不断制造冲突。徐静蕾自己就是个英剧、美剧迷,特别看重紧凑的节奏,又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“受不了特慢”。

  她和剪辑师一起从头到尾剪完整部剧,得,节奏不行,就自掏腰包补拍了100场戏,相当于一个电影的量,身边的朋友都说没听过电视剧还有补拍的,“但是我不拍就过不去,利润上宁愿少赚点”。

  拍电影就那么百来场戏可以让人一场场细细去抠,到拍网剧那个量就太大了,徐静蕾的较真儿最后就落在了对作品的高要求和自身精力的拉锯上——每天只睡5小时,只要还有精力就继续磨,常态就是跟录音师、剪辑师熬夜。

  《同学两亿岁》从选题、剧本策划、选演员、拍摄、后期制作、宣传,每个环节都有徐静蕾的亲身参与,她也说自己是个“特喜欢做具体事的人”,要把控方方面面,这就决定了鲜花盛开基本只做主控项目。

  “因为我有那个自信,我是不会混事的,你可以说我某些方面我能力不够,导致了这个东西最终不够好。但是我很努力这件事,我是觉得是毋庸置疑的,我完全相信自己。”

  现在回头来看成品,她给出了75分,比较满意的是既保留了科幻感又在亲情、友情等刻画上很接地气,但在影像、表演方面还有更大的空间。

  《同学两亿岁》的男女主角李庚希、朱致灵都是鲜花盛开的签约艺人,两个人分别是00后和95后,都是首次参加表演。开拍前徐静蕾还给他们进行了8个月的封闭训练。

  这一点跟做艺人经纪的公司不同,徐静蕾直言,现在影视圈竞争比自己当年更激烈,有不少艺人虽然签约了经纪公司却轮不到戏拍,“因为要对一个人的青春负责,我会感到有压力,所以规定只有能给到人戏演才签约”。

  “我发现现在的演员,用一个老同志讲的话就是,我们当年拍戏哪有轧戏这些事。现在市面上内容更丰富了,大家好像对挣钱这件事又都格外地认真。真的,我就想起我那时候,一年拍一个戏就够了,我有时候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年要拍上百集的戏,是不够花还是怎么回事,当然也有可能人家太热爱这个东西,但是毕竟你要完成一个角色是需要花时间花精力的。 ”

  有明星轧戏多了,必然会挤压新人出来的机会,“我就见过世面上很好的新人,没有戏拍。” 徐静蕾自己也是从新人起步的——她的首部作品是1996年在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《一场风花雪月的事》里扮演女主角吕月月,所以她说想趁自己还有能力带新人的时候带些新人出来。

  徐静蕾的回答是——理解明星片酬往往就占去制作费用大头的商业规律,但是不接受。“就像我干嘛非得要背什么LV、香奈儿,我不需要,我就背100多块钱的布包,觉得它舒服,适合我。市场规律我不能左右,但是我可以决定我怎么做事情的方式。”

  ——不是不爱钱,但赚钱确实不是第一考量。“我不是把拍电影当成一个纯粹的商业行为,这不是我的标准。鲜花盛开至今都没有融资,因为扩张融资意味要承担商业压力,需要对投资人负责,除非对下一步发展胸有成竹,才会进一步考虑。”

  当高晓松说“飒蜜”的时候,其实是在说徐静蕾的自由,她是全然的兴趣驱动者,做手工包、画画、唱歌都是兴趣,而兴趣是喜欢就做,不喜欢就放下的东西,不以外物为转移。

  这两年电影人涉足网剧的越来越多,除了电视剧的投入等各方面都在向电影靠拢,能撑起更加精良的制作,也因为徐静蕾自己是个剧迷,看多了美剧、英剧,难免技痒。

  《同学两亿岁》是外星人+青春校园题材,正在开发的另一个项目《一人之下》是经典国漫改编,想象力更加天马行空。翻看徐静蕾的导演履历,现实题材故事片、文艺片、商业片、爱情片、动作片,她都尝试了一遍,轮到监制网剧的时候,这个选择可以说是并不意外。她接受新事物很快,只要觉得题材有意思,有想象修改的空间,都愿意尝试一下。

  《一人之下》预计下半年开机的网剧,跟《同学两亿岁》一样,也会制作电影版,此外还有另一个正在筹备的剧本和正在商谈的合作项目。

  此前,拍完《亲密敌人》徐静蕾让团队有两年处于半办公状态,也因为她自己常年在国外,间歇性的工作模式在鲜花盛开很常见。而这一次,她坦言是在做改变,会让鲜花盛开长期处于运营状态。

  这对公司来说,可以把团队培养得更成熟,保持市场敏感度。说起市场敏感度,徐静蕾不自觉提高了音调:“每次回来都是重新认识市场,现在真的是变化特别快,连那种宣传载体,你看突然抖音就出来,所有东西都往抖音上推,每次我都得重新学习一遍。”

  对她自己来说,参与过找投资、找演员、拍摄、后期剪辑、宣发等电影制作的全流程,两三年前开始,她逐渐意识到真正喜欢的还是项目开发和制作,而宣发环节就更像折磨,大把时间坐在梳妆台让人摆弄妆发、见一拨一拨的媒体说车轱辘话,她弄着弄着就会神游出去自问:“我这是在干嘛?”

  拍电影是徐静蕾最耗精力的一项爱好,为了避免被过程中不喜欢的部分磨得失去了兴趣,她决定更专注在开发和制作上,对宣发这些部分慢慢放手。

  听上去她是要在一定时间内专注做一项事业了,但被问到鲜花盛开未来想做到多大规模时还是愣了一下,看着地板思考了几秒说:“说实话,没想过。”

  徐静蕾转而想起曾考虑过公司转型做婚庆业务的念头:“策划和拍摄肯定是我们比较专业,而且接触到的全是觉得自己在这辈子最幸福时刻的人,想想多美啊。”

  看来,有一个认真为自己爱好服务的老板,至少现在,鲜花盛开并没有什么商业上的雄心,只是有稳盯当下,脚踏实地地选择项目一步一步去实施的路径。